日  星期

读《乌合之众》有感

来源: 韩城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25  浏览数:

法国社会学家古斯塔夫·勒庞于1895年出版的《乌合之众》算是最早研究群体心理的社会学着作,近期断断续续将此书读完,结合当前社会形势、公安工作略有感触。

人类行为受制于各种思想、感情和习惯的制约,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典型特征,而制度与法律只是我们内在性格的外在体现。而群体思想,通过群体内思想涌动的力量足以将此改变。

人是社会性的,离开社会群体,人便只能成为简单意义上的动物,单一的动物。诚然,群体的力量是巨大的,群体的无意识行为甚至替代了个体的有意识行为。不论民族、职业或是性别,共同的目的使一部分个体联系到一起,聚集成一个群体,而在这个群体当中,所有个体的情感、思想进一步融合,从而形成一个群体思想轮廓,经过群体中部分性格思想锐利的个体加工,从而使群体思想从模糊的轮廓中清晰明确出来,此时,群体中任何个体的差异逐渐被群体湮没,个体走向模糊。简举一例,前几年由钓鱼岛事件引发的抵制日货游行打砸事件,此事件中,在尖锐狂热份子的引导下,群体思想极其明确,即群体所谓“正义”,群体的狂热情感取代了个体意志,群体中不乏平日的守法公民,可打砸伤及无辜已经成为群体的无意识行为,将个体的意志完全替代。

所有的社会群体和所有生命有机体一样复杂,而我们的能力不可能让他们在一夜之间发生重大变革,在时间变量下,思想、观点和信念的意志改变是促成变革的唯一重要因素。

群体思想往往趋于极端。现今社会,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因素大多涉及利益,利益诉求相同相近的个体聚集产生利益群体,群体产生后的思想汇集,给了尖锐思想可趁之机。而群体并不善于思考,却急于采取行动,个体在某种暗示下,他们会有一种难以抵抗的冲动,是自己完全不顾后果地采取某种举动。群体中的这种冲动,比被催眠的冲动更加难以抵抗。在极端思想的诱导下,在“法不责众”的侥幸心理暗示中,群体行为走向极端,诱发群体性事件。

虽然群体作为独立单位在智力上必然低于某些独立个体,但从情感和其激起的行为方面看来,群体也可能比个人表现更优秀或是更糟糕,这完全取决于环境和群体所接受的暗示的性质。观之眼下,各地处理群体性事件的方案在针对鼓动分子方面均有所涉及,这无可厚非,通过改变或是限制群体尖锐思想对群体的暗示作用,这无疑也是处理群体性事件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。群体的聚集,利益是最稳固因素,然而有时也成为最薄弱环节。就群体而言,群体或因利益聚集,却往往很少可以被利益左右,但恰恰利益是改变个体的思想的首要因素。通过研究群体利益诉求的细微差别,将大群体区分为不同部分,通过利益诱导等方法,改变个体想想观念,能够使群体尖锐思想弱化,减轻事件态势,遏制事件蔓延,甚至解决群体性事件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在群体思想暗示下,群体无意识行为能够左右个体行为发展,群体中有教养的人和无知的人没有区别,但个体的素质差别,能够为我们解决群体性事件给出一个合理方向。

“群体根本没有预先策划,他们可以被最矛盾的情感所激励,但是又经常收到当前刺激因素的影响,他们就像被狂风卷起的树叶,朝着各个方向飞舞,接着又落在地上。”这样的比喻形象的说明了群体的“可塑性”,他们并非都是负能量的组合,群体思想的积极暗示可以是群体向着好的方向发展,历史同样不会忘记为了伟大信念舍生取义的伟大群体,在合理的管理,健全的法律引导下,群体应当成为一种稳定剂,践行良好社会价值观,引导群体思想走向正规,社会的发展也会稳定向前。

[ 打印 | 关闭 ]